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玫瑰中文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731章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第731章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护羌校尉府所属军营里,设有一个护羌校尉府参谋部专用的房间。

里头早就挂好了巨幅地图,桌上还摆着陇右的巨型地形沙盘。

赵云步入这个参谋室时,里头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原陇西参军公孙徵,现任护羌校尉府新设部曹参谋部的参谋长。

一个是南乡学堂的优秀毕业生张远,跟随山长北伐期间被提拔为护羌校尉府参谋,如今是公孙徵的助手。

两人看到赵云魏延冯永三人进来,齐齐行了一礼,然后退了出去。

去年下半年,陇右全力在抗旱和镇抚各郡,今年刚一开春又是出兵陇西,一直没能集中精力去侦察西边。

现在对于榆中和金城这两座钉在河水东岸的城池,基本也就是一些传闻,或者他人的一些描绘。

详细的地形情报,现在还没能掌握清楚。

在地图和沙盘上,这两城只有个大概形状。

赵云站到沙盘前,在冯永的指点下,找到了两城的位置,沉吟了一下。

然后这才开口道:“虽然我们此次是兵分两路,但老夫觉得,两路不可平分兵力,须要有所侧重。”

他用竹鞭点了点两城,“最好是一方主攻,一方吸引曹贼注意,不让两城相互支援。”

听到这里,魏延眼神沉了沉。

赵云看向冯永,“有了你的工程营,就可以快速攻下一城,然后再两军汇合,同心协力共取第二城。”

“越快取下此二城,陇右的压力就越小,曹贼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取下,那就最好不过。”

冯永迎着赵云的目光。

老将军的眼中,不但带着殷切,同时话语中似乎还别有意味。

冯永拿起另一根竹鞭,指着狄道说道,“自陇右入凉州,经榆中这条路乃是大道。”

“而经狄道过金城,这一条路虽说可以顺着洮水走一段路,但后半段多是山路,大军不好走。”

“再加上金城素有固若金汤之称,最好是两军合力并取。所以我觉得,走狄道最好是牵制,走榆中则是主攻。”

赵云点头,看向魏延,“魏将军觉得如何?”

魏延眼睛只顾盯着沙盘,闷声问了一句:“谁走狄道?谁取榆中?”

赵云看了一眼冯永。

冯永淡然道,“自是我走狄道,那里我熟。”

陇西李家想必应该清楚怎么从狄道去金城。

“若是魏将军走榆中,那就必然是担起攻城之任。”

赵云提醒道。

冯永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他又看了一眼魏延,“无妨,护羌校尉府下的工程营,可以暂时调拨去攻打榆中。”

此话一出,魏延禁不住地有些愕然抬头,看到冯永面无表情,他的目光闪了闪,最后却只是说了一个字,“好。”

赵云暗松了一口气,目光赞赏地看向冯永。

哪知冯永却又说道:“工程营作战之法,除却我护羌校尉府的人,他人少有知晓。”

“故此次工程营暂随魏将军攻榆中,我自会派一人统领,同时还请魏将军也调拨一人入工程营,互通声息。”

为了顾全大局,自己是让步了,但工程营这个宝贵兵种,却不能让别人瞎指挥,必须掌握在自己人手中。

万一被人瞎指挥,让工程营损失惨重,冯永杀了对方都不解恨,所以事先要说好。

魏延眉头微微一皱,最终还是点头,再次说出一个字:“好。”

三人又谈了一番,终于完全敲定下此次西进的战役。

魏延带着人匆匆离开护羌校尉军营,他今天就准备动身回冀城。

他从汉中带过来的两万人马正在那里秘密休整。

赵云在魏延离开后,这才对着冯永说道,“我本还有些担心,你们二人不和,会影响此次征战,所以特意让你们分开。”

“没想到你却是能如此顾全大局。”他有些欣慰地看向冯永,“不错,如此气度,众勋贵子弟喊你这一声兄长,倒也没错。”

然而他们并不是因为我的气度才喊我兄长的……

冯永也懒得跟老爷子解释这些。

不过既然提到了这么一句,冯永倒也想起了一事。

“老将军,如今我护羌校尉府中,骑军也有三四千人,但却是缺少统领骑军的将领。”

说到这里,冯永看了一眼赵云。

赵云听了这话,脸上也有些无奈,“蜀地本就少马,能领骑军的人就更少。唯一有领骑军经验的,也就是一个马岱。”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一口气,“只是马岱非良将之资,领军不能过万。再说了,他年纪也不算小了。”

赵云是马岱的堂姊夫,又是军中资历最老,自然有资格评价马岱。

他再看向冯永,“尔辈之中,唯有刘浑在这方面的天分还不错,故我把他调入都督府,教之以骑军之道。”

“否则,待我去后,只怕大汉空有骑军,却无骑将,亦是难与曹贼相争啊!”

冯永听到最后这一句,心里咯噔一下。

“老将军何出此言?我观老将军,尚能食米近斗,吃肉数斤,乃是老当益壮。”

赵云闻言,捋了捋雪白的胡子,脸上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我自己的身体,难道我不比你清楚。”

说毕,却是再不愿提这个话题,“你方才所说,想要统骑军之人,莫不是就是这刘浑?”

“老将军既然对刘浑早有安排,我又岂会横刀夺……咳,我的意思是,二郎天分虽不如刘浑,但也算是可造之材。”

“如今他闲职在家,故我想把他征辟入护羌校尉府,老将军觉得可行否?”

赵云听到冯永这个话,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冯永:“你倒是会挑时候。”

冯永苦笑:“这李中都护如今署锦城丞相府事,我有点看不准,所以这才想问问老将军的意见。”

赵云看了他一眼,“若是站在二郎大人的角度,我自不好说什么。但若是站在陇右都督的位置,我就少不得要说你两句。”

“你好歹也是堂堂一名君侯,又是镇守一方的人物。征辟这么一个人,还要瞻前顾后?怕什么?”

嗯,被老爷子义正词严地教训了一番,冯永懂了。

看来风头当真是过去了。

“走了,回城!”

赵云不管冯永的沉思,招呼道,“老夫饿了大半天了。”

“老将军,这营中,有食堂……”

冯永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

“不吃!”赵云没好气地看了冯永一眼,“就想回城里吃。老夫牙口不好,在陇山吃了几个月的军中吃食,还嫌老夫吃得不够?”

“好好好,老将军请。”

冯永没奈何地说道。

两人在亲卫的护卫下出了军营,却见有一人守在外头,似乎一直在等着什么人。

看到冯永出来,连忙远远地行礼。

看清了来人,冯永连忙让亲卫把人放进来。

“见过老将军,见过君侯。”

来人进入护卫圈后,连忙行礼。

赵云点了点头,算是还礼。

冯永却是有些惊讶,“魏家阿兄,你如何在此?”

说完他忽然想起什么,脸上一喜,“莫不成是魏家阿兄就是魏将军派过来的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魏延的大儿子魏昌。

魏昌点了点头,“大人回冀城去了,让我守在这里,说是护羌校尉府所属工程营之事,就交与我了。”

冯永听到魏昌的话,大是高兴。

魏昌当年与自己初见时,帮自己求过情,还被魏延踢了个跟斗。

再加上后来还亲自领兵帮忙守牧场,也算是有不小的交情。

魏延派他过来,正是最合适人选。

赵云看到两人说得高兴,当下连招呼都不打,自顾先带着人回去了。

他与魏延基本也就是公事往来,交情不深,更别说是魏延之子。

再加上他的身份太高,呆在这里,反而会让魏昌不自然。

赵云走后,冯永让魏昌与自己并骑而行。

“明文,大人有些话不便说,我在此先替他谢你。”

魏昌本就长得有些憨厚,如今又是诚恳道谢,更显得真诚。

冯永闻言,摇了摇头,“魏家阿兄,我这是为国事,说谢就算了。”

魏昌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苦恼和担心之色,“大人这两年,运气不太好,所以心里总是有些郁结。”

“若是此次能顺利打下榆中金城,能让大人念头通达,我作为人子,也能放心些。”

没头没脑的一句,换作别人肯定听不懂,但冯永却是听懂了。

“魏将军之事,我本不应多说。但他一是魏容的大人,二是黄娘子的叔父。”

“他们两人,一个是我的弟子,一个是我兄弟的内室。故魏将军之事,我但凡能在能力之内,总不会袖手旁观。”

说到这里,冯永看向魏昌,意有所指地说道,“魏将军虽说是受丞相所重,但私下里,还是要慎重一些,免得被小人所趁。”

“此次若是能遂魏将军之愿,立下功劳,还请魏家阿兄多多提醒魏将军:慎行慎言,小心祸从口出。”

魏昌凛然:“多谢明文提醒,我记下了。”

冯永点点头。

虽然两人没有明说,但心里都明白。

魏延自北伐以后,背地里一直有怨言。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听到,或者是告到诸葛老妖那里去。

虽然冯永很喜欢看魏老匹夫倒霉,但就真心实意来说,他确实又是一员难得的猛将。

想起方才赵老爷子论起自己的身体,让冯永更加有一种紧迫感。

老爷子真要扛不下去了,那么魏老匹夫就显得更重要——至少也要让他再多扛几年,让大汉的新一代能顺利成长起来。

现在冯永确实有点理解诸葛老妖对魏延的心情:既爱其勇,又恨其过于桀骜。

不过想起当年魏延一脚把魏昌踢成了滚地葫芦,冯永对他不禁又有些同情。

这劝说之话,不说不行,但说了出来,到时候只怕魏昌又要受罪。

想到这里,冯永又开口道,“魏将军脾气不好,你提醒的时候,挑他心情好的时候……”

魏昌听了,明白冯永什么意思。

当下挠了挠头,憨厚一笑,“无妨,大人的脾性我了解,反正我也习惯了。只要能让大人不再像现在这般,我被多打几次,亦是无妨。”

冯永听到这个话,心里叹了一口气,“魏容的阿母,现在过得如何?”

“阿母过得挺好,大人平日要打我,都是阿母护着我。阿母也常常劝说大人,让他收敛些脾气……”

听到魏昌喊阿母喊得顺口,冯永点了点头,看来魏延确实没有亏待她。

回到城里,冯永让人安排了魏昌的住处。

赵老爷子此时正在自家府院,就不好再同时招待魏昌了。

“你小子倒是不但公私分明,恩怨也是分明。”

赵云对回到府上的冯永说了一句。

冯永嘿嘿一笑,也不与老爷子解释,只是陪他说了一会话,便回到内院。

然后让关姬代笔,给远在汉中的魏容写了一封回信。

魏容前些日子来信,说了一些学堂的事。

同时还在信的末尾,提了一句,说自家大人出征前,把自己的阿母扶了正,成了魏府的正室夫人。

虽然仅仅是这么一句,但意味却是不浅。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阿郎这是不相信四娘?”

关姬写好后,看着冯永小心地把信封好,在旁边问了一句。

冯永一边把信藏到枕头底下,一边说道,“此事只是我们冯府私底下的事,四娘又不是我们冯家人,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为好。”

虽然表面上与魏延不和,但魏容的阿母毕竟是从冯庄出去的。

如今被魏延扶了正,这个事情,越不让人注意就越好。

冯永把信藏好后,又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毕竟四娘还是皇家中人,又任尚工女官。”

他并不是信不过张星忆,他只是信不过皇后。

以四娘的政治敏感性,若是让她知道这个事情和自己现在的应对,到时只会让她左右为难。

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暂时就不要让她知道了。

关姬听到这话,眉眼里全是笑意,满脸的欢喜,“妾还以为……”

她刚说了几个字,然后又顿住了,口气变得越发地温柔起来。

“阿郎今年已经是第二次出征,切切小心。妾在家里,等着阿郎平安归来。”

冯永坐回她身边,安慰她道,“你且放心就是。我又不是初上战阵,自会有分寸。再说了,此战我只是策应,没事的。”

建兴七年六月底,大汉兵分南北两路,突然向榆中金城进发。

北路两万余人,由魏延带领。

南路一万人,由冯永领军。

同月,大汉卫尉陈震从汉中回到锦城,禀明天子后,然后出使吴国。

吴国的孙权称帝后,定都武昌,上朝皆以天子制。

初尝称帝的滋味后,孙权在志得意满之下,有时会言举会失于分寸。

偏偏张昭又是个看重礼仪,敢于直谏、性格刚直之人。

虽然在孙权称帝时曾伏地,那是因为孙权确实说出了他平生的两大错误决策,所以他愿意认错。

但此时眼看着孙权颇有自满之态,言举不端,又怎么可能忍得住?

当下举笏起身,越位而出,辞气壮厉,义形于色,当场斥孙权之过。

孙权本以为已经折服了张昭,没想到却是自己想多了。

当下恼羞成怒,以张昭年老为理由,令他从此再不用上朝。

张昭看到自己劝谏不成,反被孙权罢退,一气之下,退朝后回到家里,便紧闭家门不出。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meiguizw.com)蜀汉之庄稼汉玫瑰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玫瑰中文

猜你喜欢: 天唐锦绣汉祚高门秦时小说家大隋秦王大明铁骨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我老婆是花木兰抗日之铁血战将苏联1941帝国的崛起抽个美女打江山金融帝国之宋归生死狙杀我在明朝当国公抗战之最强兵王三国重生马孟起民国谍影重生之无敌吕布明末之虎乱清策行三国水浒任侠寒门状元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寒门崛起刘备的日常
完本推荐: 三界红包群全文阅读味香全文阅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全文阅读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生在唐人街全文阅读龙血剑神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掠夺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乡村小神棍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全文阅读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beat365平局退款_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_beat365怎么样最强神壕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苏联1941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我的师父很多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嫡女有空间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世子爷重生之独步江湖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造化神宫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我能看见战斗力军嫂重生记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帝神通鉴驭香凌天剑神超维术士三国之龙图天下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战争天堂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花都最强医神我的小人国策行三国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人间最得意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玫瑰中文移动版 - 玫瑰中文手机站